尼泊尔:死生、河流与幸福轮回

轮回在尼泊尔人心中,生与死只有一河之隔。在被当地人视为圣河的巴格马蒂河边,每天不断上演着生命中的最后一个仪式。当地人早已把死亡当做是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,不是终结,而是另外一个新的开始。或许正是这些特殊风俗,造就了当地人乐观开朗的生活态度。

尼泊尔

我相信,加德满都最不缺的一定是在广场上踱步的鸽子,以及那坐在被风吹日晒了数百年的寺廊下发呆沉思的人。在Pashupatinath神庙(帕斯帕提那,又称烧尸庙)的广场上,满地的鸽子正在觅食。不远处的寺廊下,坐着几位衣着艳丽的老人,他们或发呆,或看看周围的世界。一个自然卷发的小孩吸引了我的目光,穿着红色衣服的母亲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别处。一只有趣的猴子正学着人的模样,趴在地上,津津有味地“K粉”。

尼泊尔 (1)

从后山绕道去帕斯帕提神庙的途中,我被眼前尘土飞扬的场面吸引。一片空地上,一帮孩子正光着脚在踢足球,他们丝毫不担心脚丫子被地上的碎石划破,在尘土飞扬的坝子上玩得不亦乐乎。附近的居民似乎对他们的球赛毫无兴趣,只是发呆般地望着远处。草坪对面一大片居民区,房子高矮错落,新旧交替。或许这正是这个刚摆脱君主制几年的国家所呈现的景象。

尼泊尔 (2)

被尼泊尔人视为圣河的巴格马蒂河,在神庙前缓缓流淌。刚到河边,我就强烈地感受到一阵硝烟弥漫。众人聚集在河岸边,围观探视,既有熟络的当地人,也有不少好奇的游客。站在河对岸,望着河边正在举行的仪式。首先将往生者的脚在圣河的上游洗净,随后洗脸和身体,使死者干净地踏上来生之路。洗完之后,将死者抬到河边的火葬台,围着转圈,转圈代表着轮回,然后再从往生者的口中开始点火,进行火葬。河边的火葬台,每天不断上演着当地人生命中的最后一个仪式。遗体焚化后,便会将骨灰冲入被当地人视为圣河的巴格马蒂河。

尼泊尔 (4)

这全部的仪式过程,见证了一个生命的终结与轮回的开始。我被深深震撼,不禁感叹,尼泊尔人对待生命的尊重与感恩。在他们看来,生命是上帝赐予的最好礼物,当它结束的时候,应该默默为它祈福,以求来世。

尼泊尔 (4)

每当有骨灰冲入河里的时候,都会有小孩跳入河里,捞取一些钱币或者其他值钱的东西。因为当地的风俗,在尸体火葬前,都会在尸体上放一些钱财或者比较值钱的东西,待尸体火葬后,将骨灰推入河里,小孩在河里捞出的钱币或者财物,就会成为他们养家糊口以及生计的来源。

尼泊尔 (5)

在没有哭泣声,没有生离死别的巴格马蒂河畔,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。当地人早已把死亡当做是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,不是终结,而是另外一种新的开始。尼泊尔人相信,每一个灵魂都有八千四百万次生命,每一次轮回,都会提升一个层次。因此,死亡并不是一件令人悲痛的事。

尼泊尔 (6)

在尼泊尔人心中,生与死只有一河之隔,圣河的一侧是象征着毁灭和死亡的火葬台,而河的另一侧则是代表了生。在每年女人节的最后一天,女人们会来到这里,跳入河中沐浴净身,向掌管死亡和毁灭的破坏神,诚心敬拜,洗净灵魂。

尼泊尔 (7)

夕阳西下,站在河对岸的庙宇前,苍天古树的影子倒影在石板路上,我好像还沉浸在刚才的那一幕。远处,一位苦行者正和一位当地人交谈,只见他白发苍苍,却身形矫健,一只手还拿着小铁罐。逝者安息,生者如斯。河边的时光,对逝去的人来说,已然静止。而在这一河之隔的地方,对我来说,时光好似停摆,却又好像老去。

尼泊尔 (8)

生活在河对岸的苦行僧大多来自印度,很多出自贫苦家庭,其中也不乏有钱有权势的人。出家前他们散尽家财,发下重誓苦行至终。每天他们都会化好妆,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等待着“生意”上门。看到游客的时候,会热情的向你招手:Photo ,Photo。不少游客想要与他们合影留念,都需付一定的费用。甚至有的苦行僧还有自己专门的经纪人。

尼泊尔 (9)

初看之下,这里的苦行僧文化好似已演变成一种商业文化。其实不然,他们除了一个碗以外,一无所有。他们赚取的钱财一般都会交给寺庙。而在他们成为苦行僧之前,都必须经过数年或者更长时间的修行,受尽磨难。然后再开始苦行,成为真正的苦行僧。他们渴望远离尘世,在精神上追求一种升华。生与死,因为他们的信仰,就这样自然被汇集到一条平静的河面上。

尼泊尔 (10)

了解了尼泊尔这些习俗之后,我不禁感叹这个古老王国的神秘。或许正是这些特殊风俗,造就了当地人乐观开朗的生活态度,以及我们一味想寻找的“幸福感”。而在这里,在那么多的不经意间,它确确实实地存在着,并且被我们看在眼里,记在心中。

撰文:严志宏摄影:严志宏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豆瓣 » 尼泊尔:死生、河流与幸福轮回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