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年我们吃过的野果(湖南篇)

相信生活在农村的80后的人们,都曾有过上山、爬树、吃野果的经历,那些自由随性、不怕脏、不怕疼、不怕酸、不怕苦,满满的童年回忆,想必如今仍然会突然划过脑海,然后回味深长,直入心底,今天小豆瓣就在这里分享那些年我们吃过的野果,告别城市的喧嚣,忙碌的生活,静下心来,带你重拾童年那份纯真的回忆。

1.万寿果(拐枣)

这东西小时候把它叫做拐枣,学名叫做万寿果,山上非常多,在我们南方比较常见,味道非常甜,吃完后,嘴巴会有点涩,唯独缺点是籽有点多,籽长在肉的最尖端,我的吃法通常是一次性把籽全部去掉,然后一把塞进口里,现在都能够想起那种味道,也是童年的味道;

万寿果(拐枣)

 2.刺糖果(叮当)

这个野果,我们小时候把它叫做叮当,可能在南方不同地方都有着不同的叫法,它的学名叫做刺糖果,从名字应该就可以看出来,这种野果味道非常甜,叮当长在荆棘上的,摘它的时候通常要非常小心,摘下来的叮当,我们通常是直接在地上摩擦,去掉刺直接塞进口里吃的,当然能吃的仅仅是包在外面的皮而已,在这层皮之下包裹着非常非常多的小颗粒的籽,籽不能吃,而且很涩,通常我们不喜欢吃新鲜的,那种已经枯萎的,被太阳晒干的,反而更好吃。

刺糖(叮当)3.覆盆子(噗蕉)

这个野果可以说是目前为止,吃过最美味可口的野果了,它在我心中一直都是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,身在异地,时隔多年,仍旧怀念着它的味道,小时候我们当地人称它为“噗蕉”,学名叫做覆盆子,上学路边,乡间的石板路边,山上都有它的身影,随手一摘,直接可以吃,但我们通常不会这么做,那时候我们通常叫上一群好朋友,拿上家里最大的杯子,带把的那种大杯子,一起去山里、路边去一粒一粒的摘,把大杯子装满,回来慢慢品尝,有时直接倒进嘴里,一次性10几颗,完全不是问题,有时我们还会往杯子里倒白砂糖,更加香甜。“噗蕉”也有很多种类,有青的,比较硬的那种,也有黑色的。另外还有一种长得和“噗蕉”很像的,但不能够吃的,我们通常把它当做涂料、玩具,擦在嘴巴边,作业本上。满满的童年回忆呀~~

覆盆子(pujiao)

 

4.茶泡(茶桃)

茶泡,也称茶桃,是长在油茶树上的野果,还记得小时候回家的路上,山上种满了茶树,几乎各家各户在自己的山上种了油茶树,油茶树的茶子(果实)可以榨成茶油,而茶泡则是油茶树果实的一种变异体,色白,有的微红,看起来肉呼呼的,形状像不规则的桃子,通常吃哪种脱了皮的,中间是空的,果面是一些纤维状的东西,有花柱连接果实根部和顶部,可以直接吃,果肉特别厚,味甜,松脆,很爽口。

茶泡(茶桃)

 

5. 茶耳

茶耳也是长在油茶树上的一种野果,通常长在大的茶树下比较小的小树枝上,油茶树真的很奇特,茶泡是茶子(茶树果实)的变异体,而茶耳则是油茶树的叶子的变异体,跟油茶树叶的形状是一样的,但是肉则是光滑厚厚的,看起来幼嫩剔透,跟茶泡一样,茶耳通常也是脱了皮的比较好吃,味甜,松脆,很爽口。
茶耳

6.火棘

这个也是童年山里非常多见的野果,我已经忘记了童年的时候,当地把它叫做什么了,查阅了一下,这种野果的学名叫做火棘,现在部分人把它种成了盆景,但在我们的童年,它是可以直接吃的,一把枝上长了很多果,多粒直接入口,味道也是相对有点甘涩。

火棘

7. 山葡萄(野葡萄)

这种野果在我们的童年叫做野葡萄,野葡萄的一粒葡萄比我们常见的葡萄、提子都要小,葡萄细小,呈褐色,味道同样也是酸甜可口,这个野果相对来说,吃得就比较少一些了,但仍旧是童年那些野果当中一个深深的回忆。

山葡萄(野葡萄)

 

8. 酸枣(南酸枣)

这个我们当地称之为酸枣,和我们常见的栆不一样,它的皮是包在表层,可以直接撕下来的,酸枣最大的特性就是有一个超级大的核,肉则依附在这个核上,还记得小时候,我们小学旁边就有2、3颗酸枣树,下课后、放学后,同学们经常会去摘酸枣,酸枣树比较高,通常大家一起拿石头扔,拿长棍子打,当然也有直接上树的,非常有趣。酸枣非常酸,但当时就是喜欢吃,我们是把皮撕掉之后,直接当做糖果一样含在嘴里,一含就是大半个小时,酸枣的肉和壳非常滑,我已记不清已经多少次不小心直接吞下那个超级大的核了。

酸枣(南酸枣)

 

 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豆瓣 » 那些年我们吃过的野果(湖南篇)

赞 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