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种李健叫汪涵

汪涵和李健,两个人看上去没有多少交集,但实际上,他们却属于同一类人。他们都是娱乐圈中的异类,闹市里的读书人,爱情中的文艺咖。浮躁的人群中,他们身上都有一种岁月沉淀下来的成熟和淡然,守得住繁华,也懂得享受孤独。

注:片尾附视频 《汪涵就孙楠退赛事件首次回应》

有一种李健叫汪涵

有一种李健叫汪涵 (1)

黑框眼镜,浓密的胡须,好使的嘴皮子,每周五带着几个小弟给观众制造快乐,这可能是大多数人对汪涵的印象。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除了舞台上耀眼的汪涵,生活中还有一个汪涵。另一个汪涵是木匠学徒,是小镇隐士,是从古代穿越而来的教书先生。

有一种李健叫汪涵 (2)

舞台上的汪涵总是西装革履地出现在观众面前,但台下的他却是另一幅装扮。他经常穿着休闲裤,拿一本书坐在蒲团上,不时摇一下素白的折扇,饮一口茶,是个活生生的古代人。

汪涵抗拒网络,排斥微博,甚至连邮件也要助手打印出来看。他认为那样人会被电脑控制,不是他所能信赖的生活,他更喜欢从书本中寻找慰藉。

有一种李健叫汪涵 (3)

汪涵读书的时候特别讲究仪式感。每次读书之前,他都会“先洗手,点一根檀香,放一段古琴曲,泡一杯好茶。”他还有自己的书房,叫“六悦斋”,寓意读书能满足六根的愉悦感。

汪涵读书,也喜欢写,写的也都是些古旧的东西。他写过《牡丹亭》和《桃花扇》的歌词,还交给宋柯去谱曲。他说,留下来的古物一定晒过旧时的月光,你去看这些东西的时候,无意间便亲近了旧时的月色。

有一种李健叫汪涵 (4)

闲暇时,汪涵会约上三五知己,每人带一样东西,你带一块玉,他带一张画,我捧一本册页,把收来的东西展开,挂在家里一堵白墙上,好茶好酒好吃的,大家玩一天,结束的时候可能每个人再写一首诗。有的时候好朋友太忙没有时间见面,彼此把新近写的诗词通过手机发一发。

除了读书、写字,汪涵还是个十足的手艺人,搞篆刻、养虫子、做木工、玩核桃、玩葫芦、收藏铜钱……正是对这些手艺的偏好,让他嘈杂的综艺圈中,始终能守住内心的一方宁静。

有一种李健叫汪涵 (5)

汪涵喜欢文物,是个收藏家。他喜欢精巧、文气、不俗,倾向于收藏比较雅致的东西。在他看来,小名头的细、精的东西,比大名头的应酬之作要好很多。同时,他也会因为喜欢一个人,然后读一些他的书,看一些有关介绍,随着时间的推移,慢慢地喜欢上他的作品。

有一种李健叫汪涵 (6)

汪涵曾讲过一个故事,他做湖南省博物馆馆员的时候,曾参与清点十一面鎏金千手千眼观音铜像,数了三遍都只有998只手,少了一双手,很多人都怀疑是少了两只手。汪涵说,这就是佛菩萨的智慧,他等了一千年,一万年,只等着世人伸出双手。任何时候,只要你愿意伸出这双手,你就是千手千眼。

2007年,汪涵生了一场大病,他决定不再那么拼命了,于是去长沙边上的靖港古镇修养了一阵子。没有想到,他一下子“迷失”在了那里。

有一种李健叫汪涵 (7)

汪涵在靖港感到了从没有过的轻松。他沉迷于那些刨花儿,豆渣,那些香味,那个形状,这些东西深深吸引着汪涵。在靖港小镇,他彷佛找到了自己真正该去的地方。

于是汪涵就真在靖港买了一座小院子,有时间就来住上一段日子。而且还在当地拜一个木匠为师,白天学徒,晚上就在师傅家吃饭。

汪涵说,他对手艺人一步一步安静的仪式感特别执迷。他认为手艺人跟这个时代是脱节的,但他们跟时间是合拍的,他们知道什么时候该去进黄豆了,知道一天当中什么时候磨,然后磨到几点是几点。知道什么时候该去收木头,然后打的木头放在哪里它会膨胀,他们都非常清楚。他们是按照他们的时间在生活,所以过的怡然自得。

有一种李健叫汪涵 (8)

小镇上的人也喜欢汪涵这个大明星,“鬼崽子你进来你进来!”,汪涵就进去陪那些老人聊天,陪那些七八十岁、八九十岁的老奶奶打麻将。他说他喜欢这里,“这里的人不把我当明星,就当一个小屁孩。”

汪涵说他的工作太过于匆忙,太过于绚烂,他希望过的黑白一点,肃静一点,晚上的时候,他就记录在小镇的生活,这本书现在已经出版,叫《有味》。书里的文字提醒当下的人要反思生活,反思自己是否还坚守着以前的初心。

汪涵说,如果时间能够倒回,他真的想回到古代去,他特别想回到魏晋,回到魏晋南北朝时那个思想激荡的时代,“人们很活跃,很简单也很纯净,也不用太为生计去考虑,没有什么上班的概念,就是一个穷书生卖个字啊也挺好的。”

生活中的汪涵是个古代人,而他的爱情也像古代书生那样浪漫多情。汪涵的老婆是杨乐乐,是圈内人。汪涵评价妻子的时候说,是乐乐让我有了依靠,让我有了一个人,能够肆无忌惮的在她面前呈现出我最软弱、最无能的那一面,我在外面不可能去表现的一面。

有一种李健叫汪涵 (9)

和太太交往的初期,汪涵曾在火车上写情书给对方,结果靠这一招虏获了乐乐的芳心。汪涵曾得意地说,他写的情书丈母娘看了之后大为赞扬,“她说小伙子的字写得不错,答应他吧。”

两人结婚以后,夫妻之间还经常会写小纸条,贴在冰箱上,比如出差贴个小纸条“记得吃药哦”,“修电器的师傅电话是多少多少?”,甜蜜又浪漫。

汪涵曾在节目中透露,在家的时候,妻子杨乐乐称呼他为“汪老头“,还时常会唱道“老公,你是我心中最好的男人;老公,你是我心中唯一的神。”而汪涵则发挥大厨优势,经常为乐乐煮鱼汤。

有一种李健叫汪涵 (10)

爱情中的汪涵还是个浪漫的男人。有一次太太过生日之前跟汪涵说,她好久没看礼花,没看焰火了。于是汪涵就在她生日那天,安排在一个很大的公园里面,提前采购了一车焰火放给他看。而汪涵也不止一次在公众场合表达对妻子的爱。

前段时间,和捷克总统的会谈中,谈到当地美丽的时候,汪涵用妻子乐乐做了比喻,他形容布拉格的美是让人想靠近的舒服的美,“就如我的夫人杨乐乐不一定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,但一定是全世界最让我感到幸福和舒服的女人,这比什么都重要,所以我要感谢她”。

有一种李健叫汪涵 (11)

何炅:汪涵在后台揉眼睛,乐乐静静地看着他。不知道为什么很心动。

2014年11月19日,汪涵成为老爸,他给儿子取名汪十安,取十方之地皆为平安之意,小名沐沐,由汪,杨姓氏组合而成,水木清华,诗意浪漫。从汪涵给儿子取名的上,可以看出汪涵的对老婆的爱意。

有一种李健叫汪涵 (12)

汪涵曾说,爱情不要太注重结果,这个世界上不缺少美,我们唯一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,我们的生活当中也不缺少快乐,缺少的是我们感受到快乐的心。所以对着你的生活,对着你的爱人,对着春夏秋冬,对着阴晴圆缺,敞开你的心去感受,每时每刻都有快乐。

写到这里的时候,我突然想到另外一个明星,现在特别火的李健。

汪涵和李健,两个人看上去没有多少交集,但实际上,他们属于同一类人。

有一种李健叫汪涵 (13)

登上《我是歌手》的舞台成为国民文艺男神,这不是李健的第一次走红。当年的水木年华,风靡全国的《传奇》,都曾让他的事业达到顶峰。可他总能迅速地从这样的状态剥离,回归沉静。李健说,你的姿态一定要是边缘的,你的作品一定要是直中靶心的。

沉浸在歌曲里,又消隐在歌曲之外,这恰到好处的距离,就是李健的处世与出世。在没有聚光灯的平常日子里,李健读书,听歌,练琴,写词,健身,跟妻子小贝壳讲段子,贫嘴,过着诗一般的生活。他把舞台和生活分得那么清楚,无论多么热闹,都能毫不费力地退回到自己的那一方天地。

有一种李健叫汪涵 (14)

汪涵和李健,他们都是娱乐圈中的异类,闹市里的读书人,爱情里的文艺咖。浮躁的人群中,他们身上都有一种岁月沉淀下来的成熟和淡然,守得住繁华,也懂得享受孤独。

有一种李健叫汪涵 (15)

摩登的古代人

闹市里的读书人

喧哗浮躁的世界

如何坚守初心

心纯净,行至美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豆瓣 » 有一种李健叫汪涵

赞 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