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能不能拒绝长大?

我们能不能拒绝长大1

很小很小的时候,小到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我是不用对自己负责任的。我也不用去努力什么,更不用乖、听话、优秀。
饿了,哭就可以换来食物;

痛了,哭就可以得到关注和抚慰;

孤单了,哭就可以得到照顾和拥抱;

害怕了,哭就可以得到安慰和陪伴。

那个时候,我的一切,都有一个叫妈妈的人,和一个叫爸爸的人,甚至那些叫爷爷,奶奶,外公,外婆,姨妈,姑姑之类的亲人,可以像无所不能的超人一般满足我的全世界。

然后,我长牙齿了、会走路了、会说话了,看到的世界越来越大,我想要得到的越来越多,需要的越来越多,我越来越不容易被满足

那些,曾经满足了我全部世界的人,似乎忘记了教我该为自己负起责任,该学习自己满足自己。或许,他们根本不知道要教会我这个吧?

总之,在我毫无准备的时候,我的世界坍塌了。我继续用我小时候的方式来试图得到满足。于是,我哭、我闹,有时候有用,有时候没用,有时候还被臭骂一顿,甚至威胁不喜欢我了、不要我了、不爱我了等等。我很绝望,我开始觉得自己不可爱、不够好、做错了。

我们能不能拒绝长大2

我想:如果我乖一点、听话一点、优秀一 点,就可以重新得到小时候的待遇了吧?于是,我努力用我空白的大脑去理解他们口中的“乖、听话”到底是指什么。虽然,我一点儿都不明白,我摸索着他们要什么,他们常常言行不一,让我的摸索非常困难。

那些日子,我的世界开始多了一些不快乐,我认为我的不快乐,都是因为他们不再满足我、不再爱我了。再然后,我的年龄更大一些了,我更加努力地让自己变的更优秀一些,他们也越来越难被满足了。我成绩要好,但还不够, 我得全面发展,但还是不够。

我说的话,没有人听到;
我想做的事,没有人关心;
我越来越烦躁,他们说我进入了叛逆期。

其实我只是在自我的混乱的世界里迷失了,我想找到出口,却完全没有方向。我用吵架向他们表示我的生气,我用对抗向他们表达我的迷茫。我只是发现,无论我怎样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努力,依然得不到我很小的时候,得到过的照顾和爱。我在更大的绝望里,慢慢忘记了自己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。
再长大一些了,我遇见了一个很爱我的人,他无微不至地呵护我,让我再度感受到了被爱、被照顾、被满足的喜悦。我一哭,他的心就碎了,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我面前;我痛,他似乎比我还痛,一边说着心疼, 一边紧紧守候在我身边;我孤单,他会立刻放下所有的事情,揽我入怀,百般温情。

我们能不能拒绝长大4

我不需要做任何努力,他就那样爱我。我不需要乖、听话、优秀,他就是那样爱我。在他的眼里,我本身就那么完美,那么值得被爱、被照顾。这个感觉好熟悉。但是,我早已忘了,那时,我只是个小婴儿。他们说,这是爱情,那个人,叫做“爱人”。

可是,没过多久,这种叫做“爱情”的东西,和那个叫做“爱人”的人, 不知不觉地,不见了。我哭,他不再会心碎了,甚至有些时候他和爸爸妈妈一样嫌我哭得很烦讨厌;我痛,他不再是第一时间出现给我一个拥抱,他用冷漠和逃离来对待我,而且,逃开得越来越久,越来越远;我孤单,他不再有耐心听我诉说,而是烦躁地说着他也有自己的痛,也有自己的需求,也有自己的无奈。
我很绝望,我开始觉得是自己不可爱,不够好,做错了。这个感觉,依然好熟悉,岁月再次把我带到了儿时那份绝望的感觉里。我再度开始重复努力改变自己,好一点, 再好一点,然后你可能就会爱我的怪圈中,不知道出路在哪里。
有一天,我遇见了一些人, 他们说,他们有和我一样的故事;他们说,这个世界其实没有别人,一切都是我自己创造的;他们说,人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之一,是去经验成长的过程;他们说,只有自己学会了爱自己、照顾自己、满足自己、才是真正的长大了。我觉得有道理, 他们又说,不要听我说,请你自己去体验、去觉察。

我开始探索,开始发现,开始把一种叫做“觉察”的能力带回我的生命。 站在这个路口,看我过往的人生:
我不快乐时,认为爱我的人应该要为我负责,让我快乐;
我有情绪时,认为爱我的人应该要为我负责,照顾我的情绪;
我觉得孤单时,认为爱我的人应该要为我负责,陪伴我的孤单;

我们能不能拒绝长大3

我的许多许多年,都在拒绝长大,拒绝为自己负起责任。
长大,意味着在爱人之前先学会爱自己,太困难了;
长大,意味着得学会停止抱怨,而开始自己照顾自己,满足自己,太累了;
长大,意味着得收回所有对外在的期待,看到自己,承担自己,太痛苦了。

抱怨别人多轻松啊,指责别人多自在啊,当受害者多好啊。
原来,我拒绝长大,已经很久很久了;
原来,自我成长,就是一条为自己承担起更多责任的旅程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豆瓣 » 我们能不能拒绝长大?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