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想念我,我在远方漂泊

03a28332-7b46-4c02-9eb2-1021de756dc4

文:那渣渣

我想念我家王小明了。

王小明是我家的一条狗。每次我看到城市里的狗都是吃香的喝辣的,跟着主人,俨然一种祖宗范儿的时候,我就觉得特别对不起王小明。王小明只是我家的看门狗,常年四季拴在门口,春夏秋冬地趴在门口的土堆上晒太阳。王小明没吃过什么好吃的,我家也没什么好吃的能给它吃。狗不嫌家穷,王小明的嘴其实挺挑的,比我还喜欢吃好吃的。

我奶奶经常怀念家里以前养的那条狗,一天只喝两次刷锅水,看见熟人摇头摆尾,看见陌生人扑上去咬个不停,没人能管得住。可是后来,那条狗不知道从哪里搜寻到一包老鼠药,吃完后就走了。

那段时间我们村子小偷猖獗,小偷沿着大路总是一路偷过去,今天偷了你家的过年猪,明年偷了他家的耕地驴,后来连鸡窝都不放过了。我们家的一只鸡早上出去觅食,我母亲中午找不到那只鸡的蛋,还骂它又乱下蛋。可是晚上那只鸡还不回来之后,我们就知道那只鸡被偷走了。

其实偷鸡的是邻居——说来尴尬,邻居家的小孩常常来我家里玩,什么话都随便说。我问他家里吃什么,他说在炖鸡呢!小时候的我其实没吃过什么肉,对肉的渴望造成了我现在看见肉还会两眼放绿光。我顺嘴就问炖的什么鸡?小朋友说,炖了两只鸡。第二天,邻居专门跑来解释说他们昨天就炖了一只鸡。

我家的母鸡惨死邻居家的事情,让我们有了想要重新养一只狗的想法。隔壁家的女主人有偷窃的小习惯,曾经趴在我家低矮的墙上偷走了我家新鲜的西葫芦。

王小明是在冬天来的,被人放在一个纸箱子里面拎进了屋子里面。那时候的我年岁尚小,对毛毛的宠物有一种天生的好感,便毫无顾忌地去抱王小明。王小明刚离开母亲,对我的热情不太适应,便毫不客气地咬了我一口。王小明那时候的牙齿没什么攻击力,咬下去感觉痒痒的。我很喜欢抱着王小明摸它的毛,后来大人说别摸了,摸死了怎么办。

我放弃了摸王小明的习惯,王小明却跟在我的屁股后面一步不离。我们全家都爱吃土豆,顿顿不离土豆,那个年成,土豆也是我们家唯一用来温饱的东西,也是我们家能够富裕出来的东西。王小明来了我们家之后也爱吃土豆。我经常和他分吃土豆,大人经常给他吃土豆皮。王小明经常吃了之后,反胃吐,吐了下次还是那么热爱土豆。大人说狗跟人的性子,我们爱吃的它也爱吃。

后来王小明长大了一点,我也长大了一点。

王小明长大了一点,于是它就被拴起来了,因为它来我们家的目的是看门。王小明刚被拴起来的时候很不适应,一个劲儿想要挣脱,可是它无能为力。

我长大了一点就要念书,于是我就去了学校。我去念书的时候也不适应,我就一个劲儿地藏在桌子底下睡觉。我要一年又一年地念书,我也无能为力。

后来王小明可以看门了,他会叫了。刚开始王小明叫的声音很稚嫩,听得我们都觉得好笑,现在想起来我却觉得很动人。“汪汪汪”,就叫了三声。从那天开始,王小明就开始了它长达10几年的看门狗的生涯,我也继续着我10几年的读书的生涯。

王小明并不是一只很称职的看门口,它总是挑人咬。经常来我们家串门的大奶奶来了十几年,从70几岁到80几岁,它听见大奶奶的脚步声就开始咬。可是它就不喜欢咬另一些人,从来没见过面的亲戚来家里,它看都不看一眼。王小明是一只很奇怪的狗,我不知道它的判断风格是什么。

有一次,王小明挣脱了铁链,欢快地在院里面跳跃着。那时候我已经很久没见王小明了,我怕它咬我。可是它只是摇了摇尾巴,然后立了起来。我明白它是想离我近一点。我给它拿了它最爱吃的土豆,它一口吞下去了。我重新找了绳子把王小明拴起来了,它没有挣扎,没有反抗,也没有伤害我。它知道自己的职责,我也有我的任务。

王小明特别喜欢我摸它的头,每次它看见我都要跳很高,想要离我很近。我走过去,它就安静下来,抬头看着我。我摸摸它的头,它立刻就趴下来。

10几年过去了,如今的王小明已经步入老年了。我已经许久未归,不知道它老成了什么样子。上次见它是半年前,它呆在那个土坡上晒太阳。它已经不太爱动了,天气冷的时候,它就窝在自己的窝里面,有太阳的时候,它就躺在土坡上晒太阳。王小明以前是一条黑狗,可是现在它的毛已经不那么黑了。王小明以前很怕听见炮的声音,现在它还是很怕听到炮的声音。一整个正月里,别人在过年的时候,王小明几乎不吃不喝不出窝。

10几年过去了,如今的我在远方漂泊。王小明可能不太知道我在干什么,可是它总认得我。10几年后的我,已经长成了完全不一样的形状,可每次踏进家门的时候,王小明总在那里跳啊跳,它总能认得我。

有时候,我就想,王小明怎么就老了呢,它从一出生就被我家收养,做了我家的看门狗。它不是一条幸福的狗,从没过过什么好日子。它的一生都被拴在一个土坡上,那里有它一个简易的窝。它的一日三餐吃得很粗糙,它的一辈子过得很潦草。

王小明一生也有青春年少的时候,可是它却没有经历过青春年少的生活。王小明从来没有尝过爱情的果实,也没有一个可以爱恋的对象,就已经到了眼花耳朵不灵的光景了。

我不知道下次见王小明的时候,王小明是不是已经老得不认识我了。我甚至怀疑我还能不能见到王小明了。

当夏天过去,秋天来临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了我家后面的那个山坡,还有那一整个山坡的杏树。春天的时候,我经常坐在山坡顶上看杏花,王小明隔着远远的听见我就开始叫。夏天的时候,我捡成熟了的杏子,一背篼一背篼背回家,挑几个酸的给王小明,看王小明的糗样。

如今,已不可能有那样的时光了。王小明趴在土坡上晒太阳的时候,大概不会想到我。

可是,我总是想起王小明。我觉得,王小明的一生太寂寞了。

有时候,我也想让时间等一等,让我再看一看我的过去,再见见旧人,再碰碰往事。可是他们都已经离我而去了。我时常觉得拥挤的人群就是巨大的洪流,我正处于一个漩涡中,我想随手抓住些什么,伸手手去抓,可是挣扎了好些时候,最终什么也没有抓住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豆瓣 » 不要想念我,我在远方漂泊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