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十岁那年,我的梦想是年薪十万

三十岁那年,我的梦想是年薪十万

文/小川叔

如果哪家公司能给我年薪十万,我可以在那家做到死为止!

我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是一个广告公司的小职员,月薪五千,这数字在我过去的工作履历里比任何一个公司开得都高,甚至它在我的人生里都具有了划时代的意义。

那是2008年,那一年我29周岁,虚岁30岁。

我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在意“三十岁”这个岁数,至少我在没有到达三十岁之前,我都非常在意,我总觉得那对一个男人来说,是一个门槛。

古语说三十而立,这句话让很多男生都把三十岁当做一个蜕变的仪式,仿佛到了那个岁数自己就真的进化了一样,因此我在三十岁之前一直都很纠结于周岁和虚岁这种问题,我努力地去认定自己的周岁年纪,觉得似乎这样在意识里就小一岁,可以让中年危机来得更晚一点。

2008年,那一年物价和房价还没有飞涨到现在这么厉害,我到手的工资只有4300块,和一帮子朋友去吃饭的时候偶尔还会冒出一些小自卑,认识的朋友里有做销售的,买了好几套房子,有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,金领阶层光芒万丈,有五百强企业的经理,有知名服装品牌的中高层,我那时候话不多,因为总怕自己说错,蜷缩在人群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听他们扯淡聊天,和他们吃饭喝茶。

小伍和小天这两位朋友都是在那时候认识的,认识的最直接的理由大概是他们不装逼,很少提自己的存款和房子,也不炫富,全身上下你看不见几个带着大LOGO闪瞎狗眼的牌子,随和的人多少会让我觉得放松一些。当然这些因为爬山而认识的户外驴友里,也有类似我这样的穷人,薪水不多,但是很多都是北京人,混的也都是国企单位,只是图个清净赋闲而已。

一个人到底要有怎样的自信,才可以一直给自己加油打气让自己走很远;一个人到底要有怎样的勇气,才可以毕业后在陌生的城市,面对茫茫的未知,蒙着眼摸索前行而且一走就是五年,你要拿什么对向前走的自己去鼓励说,你可以!你一定行?我没有那么多的勇气和能量。

2008年,那年我毕业整五年,五年对于别人来说是一个成熟的过程,而五年对于我来说,却是一个一直迷茫纠结的过程,我找不到自己的位置,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什么,什么才是我的擅长,在这个城市我看不到希望和未来,我甚至一度很怕,怕再过一个五年,我依旧还只是一个月薪五千的穷光蛋。

人生最纠结的事情不是你甘于平淡,而是你明明不希望平凡却不知道未来应该怎么办。

这种迷茫,就好像在浓得看不见前方的大雾里穿行,磕磕绊绊,你想一直向前走,却又怀疑其实自己一直都是在原地打转。

我说那句话的起因是因为不知道谁提起了一个话题,你的梦想是什么?

有人说梦想是买块地,自己过着美好的田园生活。有人说梦想是可以辞职去周游世界,我说,我的梦想是希望有一天公司可以给我开到年薪十万,然后我就可以一直工作到死。

我听到有的人笑了起来,我知道那笑容背后的意义,那就好像是一个富人在说远行说志向的时候,忽然听到一个穷人说,最大的理想就是可以吃上一碗白饭一样。

我知道,在他们看来,或许这算不上是一个梦想。

我不知道今天的你如何看待年薪十万这个价码,因为随着通货膨胀和人见识的增多,你会对数字越来越不敏感。就好像我才来北京的前两年,买一件五百块的棉服都要纠结半天,而现在觉得好一点、厚一点的衣服不可能会有低于七八百的价格。每一年看到毕业生投递的简历,期望的薪资待遇从过去的不足两千变成了两千多、三千多,如今新一茬的已经有人敢开价四千多或者五千了。

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人越来越值钱,还是钱越来越不值钱。

年薪十万在我当年的概念里是月薪八千多,八千多的工资等同于当时公司里的高级经理或者副总监,我当时就想,那个职位也许是我要努力拼搏很久才有机会去碰触的吧?

2009年,因为金融危机导致公司效益下滑,好几个大客户都压缩了广告运营预算,很多小客户则直接取消了广告业务,做为服务商的我们直接面临的问题就是裁员。

我很幸运的没有被裁掉,但是原本的部门人员解散,我被调去了公关部。

那一年,我30周岁。

一切都要重新再开始。

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公关行业,我不懂任何公关术语和流程。

我在活动现场就很像个傻子,不知道自己应该干嘛,像个等待指令的木偶,任何人、无论什么年纪都可以使唤我。

我在现场找不到自己可以发挥价值的地方。

部门同事把所有现场执行、看场子的活都交给了我,我全年没有休息日,因为很多客户活动都是要在周六、周日、节假日、以及晚上完成的。

我从什么都不懂,到开始懂一点点,到最后一个人操盘。我从一个内向型的人逐渐变得外向。

我原本是一个不爱说话存在感很弱的人,但是职业要求我必须要说话,而且是不停的说。

一个五百多人的客户答谢活动,只有两个人负责,一个人负责室内,风吹日晒的室外当然是由我这个新人负责,我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不停地接打电话,桌椅到位了没有?餐饮到位了没有?供应商的服务人员到位了没有?模特礼仪到位了没有?饮料水果到位了没有?乐队演奏到位了没有?

桌椅到位了要立刻安排摆放位置,餐饮到位要交代冷餐发放的时间和每一组的顺序,对于一个一天的活动,发放节奏是很关键的,礼仪模特要进行基本的流程培训,谁拿证书,谁拿红酒,乐队就位要开始进行音响调试,现场每一个环节流程都需要你不断的去对接,这期间最要命的是,你要随时恭候客户新的调整指令,不管对方的职位大小,你都要应变自如。

每个客户不管专不专业都想发表点自己的意见,比如鲜榨果汁不够甜,冷餐造型不美观,桌布配色不好看,为什么没有桌花等等一系列鸡毛蒜皮的小事。这些都会让我觉得很崩溃,最可怕的是你要随时百分百接受客户担忧的情绪,解答他们的担心,安抚他们觉得可能会发生突发状况所带来的不安。

那一年多的时间里我的手机24小时开机,每次接电话无论任何情况都可以保证是一声足够元气阳光般的问候。

我三十周岁的生日是在忙碌的活动现场度过的,那一天几乎是鸡飞狗跳状况频出,先是室外的小型音乐会,附近的居民带着孩子看到有活动就来蹭吃蹭喝,之后是一个熊孩子非要钻过警戒带去喷泉池玩耍,最后掉到水池了,然后熊孩子的家长就冲出来不依不饶索要赔偿,最后好不容易处理好了突发状况,室内开始的青花瓷赏鉴活动又状况频出,两个家长因为孩子互相争抢白瓷胚而大闹,大人之间发生了口角,其中一个还差点撞烂了前来展示的珍贵的展品。

晚上十点半彻底收工之后,我打车回家看了看手机才发现原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。

我在小区门口楼下小吃摊点了一碗青菜面,要求老阿姨帮我加一个荷包蛋,我对自己说,你看,过了今天你就真的彻底三十周岁了。这些年你忙忙叨叨到底为了什么呢?

每一次在面对社会和外界的变化,你都把头埋得低低的,逆来顺受。

你总觉得人生看不到希望,就好像溺水一般拼命挣扎,然后……到了今天,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么?

你并不知道未来还要走多远,你也从来不敢去奢望自己这辈子可以赚多少工资。

那么人生也好,活着也好,这意义到底是什么?

你一直都希望可以做自己,可你真的知道自己要什么吗?

你觉得你每走的一步都身不由己,都小心翼翼无比害怕,你以为你会被这个汹涌的洪流冲走,可是你看,事实证明你到哪都能扎根,活下来,对么?

如果说这毕业的六年里,生活从来没有给予过你任何机会和道路的话,那么至少它教会了你一套活下去的本事,它让你在困境面前变得极度谦卑,它让你明白生活的辛苦、不如意、以及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付出。

或许你可能注定就是一枚杂草,在这个高楼林立的大城市里永远没有出头的那一天。

哪怕年薪十万对你来说一辈子都只能是一个梦想,但是带着这个梦想活下去,终究也会有心愿达成的一天吧!

三十岁,是人生的一个分水岭,你不能再任性,再轻言放弃。

这是你的人生,你总要学着坚强、学着坦白,学着面对。

那天,路边摊的灯光昏黄,吃饭的只有我一个。老阿姨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收摊,我看着热气腾腾的长寿面,自己对自己叨咕了很多,之后在心里默默许下了一个愿望,从今天起忘记年纪这回事,忘记生日这回事,不到心愿达成就别再吃这代表成长的生日面。

从那天起我改变了很多,也开始思考很多,包括人生与未来。

我把被动的改变变成了积极的转变,如果生活需要我变成什么样子,那么我就索性去真的试试看。

我开始把工作当成乐趣,尝试着把压力化解。

我开始在备场前不那么精神紧张,甚至从咖啡师到礼仪我都可以从容地打个招呼,开个小玩笑。客户开始对我觉得放心,来宾能够在这里尽兴,活动能够圆满成功那是我最想看到的。

我开始没那么多时间陷入负面情绪,开始懂得自我调节。

我开始不再去刻意区分自己的周岁、虚岁,统一把虚岁当做了真实年纪,只是因为听人说,虚岁是算上了你在妈妈肚子里的那一年。

那是宝贵而伟大的一年,我应该尊重它,并且认可它的存在。

三十四岁那一年,几个朋友帮庆祝生日,我这才发现,原来不知不觉当中我早已经实现了当初的“心愿”,原来以为很难跨越的年薪十万,其实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山丘。

只要你一直在行走,你就会看到更多更美的风景,所有的弯路和目标都有它存在的意义,没有过去的那些坎坷,就不会有今天可以化坎坷为平坦的心态与能力。

向前走,哪怕你看不见光亮,哪怕你不知道方向,只要你不停下,只要你从内心里一直告诉自己向前,你总会走到曙光来临,走向光芒万丈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小豆瓣 » 三十岁那年,我的梦想是年薪十万

赞 (2)